王思斌:积极拓展社会工作发展新空间

中国社会工作    2017-07-12
促进政府及其相关部门和机构由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增强人们的获得感,建构新的社会治理机制,发展社会工作应该成为上述重大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国正面临着统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的艰巨任务,进行着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国家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实践。在此过程中,促进政府及其相关部门和机构由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增强人们的获得感,建构新的社会治理机制,发展社会工作应该成为上述重大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中央两办《关于加强乡镇政府服务能力建设的意见》都对“充分发挥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作用”提出了明确要求,这也是社会工作发展的新契机。

在当前经济社会背景下,社会工作的发展空间是因为要解决迫切的社会需要和社会矛盾,以及提升人民的社会福祉而生成的,这里有两种可以发挥其积极作用的空间——让渡空间和拓展空间。让渡空间和拓展空间原本是指社会工作得以生存的空间,前者是指由政府退出而让给社会工作发挥作用的空间,后者指社会工作群体能动地开发而形成的发挥作用的空间。在某种意义上,前者可以视为社会工作可以发挥作用的“存量空间”,后者则是“增量空间”。从总体上来说,在政府主导社会工作发展的体制和制度背景下,在政府统摄的范围内发展社会工作是我国社会工作发展的重要空间。在政府部门及事业单位管理和服务的范围内,在推动建设服务型政府、实施政府购买服务、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服务和社会服务的政策安排下,社会工作进入上述领域开展服务和发挥作用,既有政府让渡的涵义,也有社会工作群体拓展的内容。这是就社会工作发挥作用的形式而言的:政府部门、事业单位主动或被动地允许或邀请社会工作力量进入开展服务,同时,进入这些领域的社会工作力量必须创造性地发挥作用, 通过有效的服务“说服”让渡者或邀请者,促进他们对社会工作的了解和认同,建构更易于社会工作发展的生态结构。这里既包括对政府让渡空间的回应,也是社会工作的发展或拓展。

我国社会工作的发展,自上而下的政策设计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作为非刚性的社会工作发展政策是否会得到地方政府、系统部门的真正重视并实施,则取决于地方当权者的意愿和选择。“县官不如现管”这句话在社会工作的发展上也是适用的。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能够做通地方政府、单位部门当权者的思想工作,对于发展社会工作可能是现实的选择。既然在宏观上、在较大的政府管理和服务空间内实施统一的发展社会工作的政策、措施有困难,那么,在那些对发展社会工作的意义有一定认识的地方和部门领导人主管的空间内发展社会工作就有可能。甚至可以退一步说,通过一定方式做通某些基层“当权者”的思想工作,对发展社会工作来说也是比较实际的。

简约地说,要实现社会工作空间的新拓展,需要具备以下条件:第一,领导者或部门的主要负责人有较强烈的做好本职工作的意愿,不管这是来自于其创新意识还是理性的政绩意识。改革开放以来,有些地方的领导者“愿意做点事”,发展社会工作也是一种选择和尝试。第二,政策和体制的支持。在当前体制下,上位政策是进行创新并得到认可的合法性基础,“师出有名”是重要的,因此要对欲进行创新的部门领导人给予社会工作政策和意义的讲解。第三,社会工作群体的坚韧推进。社会工作对地方官员来说是一个新事物,在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波折或挫折,甚至会遇到质疑, 即便是那些有意创新者也可能会产生彷徨。这就需要社会工作群体的有力支持,坚韧不拔地促进社会工作的发展。第四,有效的服务,以服务成效来强化领导人的认知。在我国的体制和文化下,推动社会工作的发展必须特别注重服务效果及其展示。不管是意欲创新的干部还是服务对象都希望尽快见到社会服务的效果,“事实最具有说服力”,社会工作的推广必须特别注重服务成果的产出和显示。第五,社会服务和社会治理经验的共享。社会工作群体推广社会工作必须尽量考虑到各参与方的成果共享,要实现社会工作成果在理论、经验总结、政策倡导等方面的提升,各参与方都有收获、各得其所, 这样才有继续合作、不断进取的合力,才能进一步拓展社会工作的发展空间。

(作者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名誉会长,中国社会工作学会会长)